首 页
最新通告:
 
我抗战史上第一支工人铁路游击队
信息来源:黑龙江日报    发布日期:2012/9/6 9:15:16    浏览次数:2846    [  ]

                                                                              我抗战史上第一支工人铁路游击队

抗日英雄、我国东北地区最早的一支铁路工人抗日游击队的创建者李延青,是山东掖县(今莱州市)人,1902年生于渤海莱州湾一个贫苦人家。二十六岁那一年夏天,他带领乡亲们打跑了一队来“刮地皮”—强征官税的“国民政府”税警,“闯了大祸”,辞别父母妻儿连夜北上,从最近的下海处龙口,登船过海下了“关东”,寻活路。

  他先到绥芬河车站打听要不要工人干活。当时中东铁路主要由苏联人管理。以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为起点,为一站。绥芬河为五站,今天的绥阳为七站,马桥河为八站,穆棱车站为九站。李延青很快来到九站,当了“扛大镐”的线路检修工。

  李延青为人热情豪爽,又识文断字,肯帮助人,干活卖力气而且活干得好,不仅车站上的工人喜欢和他一起劳动听他的话,连车站附近的农村男人们也愿意和他往来交朋友。在东北,穆棱县是革命斗争开展得较早的地区。1930年10月,中共满洲省委建立了中共穆棱县委。县委成立后,在农村组建农会,在城镇组建工会,开展革命斗争。1930年秋天,在八站、九站铁路工人中建立了工人小组和工会,宣传革命道理,组织开展农运和工运斗争。李延青就在这一年参加了九站铁路工人工会,不久成为负责人。在地下党组织培养教育下,李延青很快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193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出兵侵占了辽沈各地。9月22日,中共中央号召各地党组织和共产党员行动起来,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李延青与在穆棱站铁路职工小学任校长的地下党员赵采青,利用办夜校等形式向铁路工人和当地农民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对劳苦群众进行抗日爱国教育。经过地下党组织和李延青等共产党员的宣传教育,九站——穆棱地区的广大群众思想觉悟很快提高,抗日热情高涨,各种形式的抗日爱国活动此起彼伏。李延青等共产党员在穆棱地区播下了革命火种,为后来这里成为抗日联军重要游击区、抗日斗争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打下了基础。

  1931年末,在地下党组织指导帮助下,李延青在这里创建一支由50名铁路工人组成的抗日游击队。这是我党在东北地区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抗日武装,也是我国抗日战争史上第一支工人(铁路)游击队。1932年初,亚布力车站的工友告诉李延青,说他们的路警队队长要投靠日寇,有十多条枪。李延青听后非常高兴,经请示地下党组织,带领游击队员们乘火车连夜赶往亚布力,冲进路警队宿舍,一战成功,路警队被缴械。不仅得了十多条枪,还有十多名路警和铁路工人参加了游击队。1932年4月,日寇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派日军伊田旅团作为前锋部队,第三次进攻牡丹江,亚布力成为前线。宁安地方抗日武装刘万奎部赶来进行阻击,4月16日李延青率游击队员在车站配合作战。在游击战士的帮助下,刘万奎部的项原英部炸毁日军铁甲车,打退日军进攻。

  1932年3月13日晨,由共产党人李延禄率领的抗日救国第一补充团700勇士,在镜泊湖南牡丹江大河口“墙缝”伏击从敦化方向进犯的日寇,使日军遭受巨大伤亡。三天后日军又在松乙沟被参谋李延平与共产党员崔永贤指挥的矿工营、李荆璞的一连救国军“火烧”一通,残兵败将四百余人逃进宁安县城。此时的中东铁路,东段从亚布力到绥芬河仍然由东北军部队控制;亚布力以西,已属日占区。东段之间火车、电话来往畅通。为了消灭这股残敌,不使他们从海林站乘火车逃往哈尔滨,李延禄从拉古车站给在亚布力驻守的李延青打来电话。李延青的代号是“中东路”,李延禄是“镜泊湖”。在电话里李延禄对李延青说:“兄弟,客人已经不多了,已经到海林了,你赶快准备迎接吧!”李延青十分高兴,爽快地说:“老兄放心吧,你交给我吧,管保没错!”这两位同姓人名字中间都是一个“延”字,又是志同道合共同抗日的共产党人。虽未谋面,却一经地下党组织关系介绍,马上像兄弟一般亲密。李延青对李延禄的信任十分看重,也深知拦截日军残敌的任务重大。虽然这支工人游击队缺乏实际作战经验,但抗日热情很高,而且有打好这一仗的有利条件。只要确切地得到天野残兵来到中东铁路线上,他们就会通过各车站的电话联络,得到日寇军车车次和准确的通过时间,提前两三分钟在铁轨上动动手脚就会成功。当时东段各车站的铁路员工都是爱国的,支持抗日斗争。而李延青又是铁路员工们敬佩的好汉子,人缘非常好,各站员工都会按时向他“通风报信”,他的杀敌计划是一定会实现的,但李延青又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深知他的游击队员们杀敌热情高,却没有真刀真枪和鬼子交过手打过仗,没有实战经验,难免临阵慌乱。于是他向战士们交代了作战任务后,耐心地劝大家不要急躁,抓紧一两天时间好好练练枪法,练练打伏击。3月26日晚他接到了海林车站的电话,说:“野兽们已经上车西行。”夜间,李延青带领战士乘一列东去的货车赶到了高岭子车站。

  高岭子车站建在横道河子车站西十五公里的张广才岭山顶上,海拔近千米。不仅是中东铁路最高点,在青藏铁路通车前,也是全中国最高的车站。由于地势太高,东侧铁轨铺在漫漫的大坡上,即使是一列客车也必须加挂机车或推或拉,才能爬上高岭子;西侧则是东北铁路著名的洗马工区——大陡坡,为使列车行驶减速设计了大S型,但车行速度仍然很快。李延青接到李延禄的电话后,就一直琢磨在哪里伏击日军军车,怎样打鬼子。最后他决定,在高岭子车站西一公里路轨坡度开始加大之处,拔掉两节铁轨的道钉,让日本军车翻车。趁机打击日寇。3月27日凌晨一时,高岭子车站值班员接到横道河子车站电话,说日军军车已出站西行。守在值班室的游击队员立即跑到伏击阵地,向李延青报告了消息。李延青带领两名战士亲自起掉了铁轨上的道钉,然后和战士们静静地在北侧石砬子上做好了射击、投弹的准备。半小时后,日寇天野少将和三百多名日军乘坐的军车,准时通过高岭子车站。轰隆隆一声巨响,列车出轨翻车。一听到鬼子的叫喊声,李延青大喊一声:“开火!”随即向敌人射击。80名战士一齐向军车方向投掷手榴弹、射击。当时是残冬未尽,天还没亮。虽然战士们枪打得不准,也看不清敌人,但军车翻了,又遭到突然打击,日军也十分慌乱。又是在陡坡,难以站稳,只好东奔西撞,想法躲避游击队的手榴弹、子弹,顾不得还击。李延青和战士越打越勇,一边打,一边高喊着,起伏的山海也回应着他们胜利的欢呼声,久久地轰鸣不已。天渐渐地亮了。这时,战士们才看清翻倒的车厢附近许多日军横躺竖卧,血流不止。”

  李延青在和战士们收捡枪支子弹时,大致数了一下鬼子的尸体和受伤的日军,竟有二百多。还发现几具穿黄呢子军装的日军军官尸体。后来他向李延禄报告战斗情况时,李延禄兴奋地说:“你们打死的是日军天野少将。天野率领的日军十五旅团,是9·18以来日寇侵占辽宁、吉林、黑龙江的急先锋,杀死东北同胞无数。你们为死难同胞报了大仇!”以后,果然看不到日军十五旅团的行踪,天野少将也“消失”了。至于他们在高岭子打死多少日军,李延禄在30年后,根据宁安县政府的简报上说“天野等日军残兵退入宁安县城仅有四百多人,在关家子铺又被打死百余人,在高岭子至少有二百日军被打死,逃跑的仅百余人”。这个数字表明,李延青和铁路工人游击队打了一个大胜仗,为镜泊湖连环战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张 克 刘思齐

用户名
密  码
   
 
 
铁道知识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8043号 
刊名:《铁道知识》  主办:中国铁道学会  出版地:北京市
ISSN 1000-0372  CN 11-1372/U  邮发代号 2-166  创刊年:1980
E世博 金宝博 888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