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最新通告:
 
钢铁长龙的车辆大夫
信息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日期:2011/12/3 20:20:58    浏览次数:2613    [  ]

列车检车员 钢铁长龙的车辆大夫



 
        基层岗位:北京铁路局丰台车辆段南仓运用二车间检车员

  出场人物:刘文兵

  在北京铁路局丰台车辆段南仓运用二车间第三作业场里,有这样一个工作群体,他们一年四季都要在火车股道间穿梭,无论春夏秋冬、风吹日晒、雨雪风霜。每个夜晚,静静的作业场内都会传出检查货车车辆时检点锤敲击奏出的“夜鸣曲”。他们就是肩负着列车日常技术检查和维修任务,铁路车辆部门最辛苦的一个工种——列车检车员,他们又被铁路人称为“车辆大夫”。日前,记者赶赴天津南仓跟随南仓运用二车间第三作业场一班的检车员刘文兵体验了一夜他们辛劳的工作。

  晚上6点半

  ■交接班提前到岗

   查装备一样不落

  晚上6点半刚过,已经干了23年检车员的刘文兵匆匆走出家门,骑着自行车从天津市区向工作单位赶去。这一天,刘文兵值夜班,虽然晚8点才上班,但提前到单位检查设备成了他20多年来的习惯。

  打开更衣柜,老刘一眼就看到了贴在柜门上的全家福。丰台车辆段段长助理邓彤告诉记者,检车员的工作不仅辛苦而且责任重大,需要有极强的责任心,家属一定是他们坚强的后盾,所以在检车员的衣柜里常常可以看到全家福。

  检车灯的电池是不是已经充满了电,应手的工具有没有破损,螺母、螺栓是不是都已经备齐,老刘仔细地查看着。

  晚上10点15分

  ■锤到眼到准确发现故障

  一列货车一人敲击两千次

  “42204开车进5道,现车54辆,全组到5道接车,请注意安全。”晚上10点15分,调度员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42岁的老刘和同组的同事们走出了待检室向5道走去准备接刚刚开进作业场的货车。

  走在黑漆漆的货车作业场内,不时可以听到火车通过时的轰鸣声。来到5道,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列一眼望不到头的货车车厢停在铁轨上,老刘说这一列车最少长1050米,5组工人要在35分钟内把每一节车厢检查完。时间紧还不能放过一个隐患,否则货车开出去很可能造成事故。

  老刘一边说一边和搭档干了起来。只见他们挥动右手的检点锤开始敲击车辆的各个部位,锤头到哪儿眼睛就跟到哪儿。看似没有章法的步伐,却步步皆学问。检车最关键的部位是车辆的走行部(车体以下的部分),老刘必须不时地钻到不足一米高的车下敲打、检查。

  蹲下、抬头、低头,起身敲打车身,然后再蹲下,钻车,一遍遍地重复。记者跟随刘文兵几次蹲起后就觉得头晕眼花,可老刘却一脸的平静。他说,锤头敲击并不是在听声音,而是对眼神的指引。如果锤子不敲,眼睛很可能就忽略了要检查的部位,只有锤到眼到才能准确发现故障。

  据了解,在作业现场,像刘文兵这样的检车员,平均每分钟检车挥锤60余次,检查每趟车35分钟,就是2000多次,每一班要检车10列左右,一夜下来就是20000多次。

  老刘说,检车员是车辆部门最辛苦的工种,工作单调、枯燥,每天就是在敲击声中查找列车的故障隐患,而且脏、累、苦、险。他们最怕夏天,如果室外的气温30℃,他们作业的环境就是50℃,车轮下的温度更高,每天工作下来身上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冬天,夜里室外的温度降到了零下,下着雪,他们仍然要在露天里作业,耳朵冻得生疼,脚上生冻疮几乎是每个检车员的通病。

  由于每天不断的蹲起,抬头低头,几乎所有的检车员的膝盖、腰和颈椎都会落下毛病。每天回家能用热水泡脚是大家一天最大的幸福。

  次日凌晨1点

  ■起轴检查判断

   熟记七字口诀

  凌晨1点,天津南仓第三作业场的冷风让记者打了几个寒战,老刘却一头热汗。调度员通过对讲机报告“7道机后三位左二滚动轴承高值。”刘文兵二话没说向报告的地点走去。

  滚动轴承是一节车辆中最关键的部位,如果不及时发现问题车辆在行驶过程中很可能发生热轴事故,造成列车颠覆,所以在进入货场之前会有红外线的仪器对轴承进行测温,每列车都会报告温度比较值较高的4个轴承,他们称为高值。高值并不用进行起轴鉴定,但是为了列车的安全,发现潜在的隐患,刘文兵总会要求自己起轴检查。

  他拎着几十斤重的油镐(千斤顶)来到报告位置,滚动轴承是列检中唯一看不到内部结构的部件,都是“隔皮看瓤”,所以需要将轴承顶起后转动,听里面的声音来判断有没有问题,这种检查靠的是检车员精准的听觉和丰富的实战经验。

  一节车厢的总重量包括载重和自重,起码在95吨上下,只见老刘用25吨的油镐顶在轴承的一端,蹲下身去挺直腰板,右手扶着转向架,左手紧握撬棒上下运动,“一下、两下、三下……”足足上下挥动了50下,轴承才与转向架分离可以进行转动。老刘将耳朵贴向滚动轴承,慢慢转动。“轴承没问题!”凭着丰富的经验老刘做出了最后的判断。

  刘文兵的同事告诉记者,他就是凭着这股勤奋劲儿发现了很多轴承隐患,还自创了滚动轴承的七字检查法“听、看、摸、捻、转、诊、鉴”。20年来,刘文兵从未发生过漏检漏修现象,安全检车达到21万辆。

  次日凌晨2点

  ■烧饼咸菜做夜宵

   吃饭基本没规律

  又是35分钟过去了,将近凌晨2点,老刘所在的班组得空回到待检室吃饭,因为高强度的体力工作,老刘的胃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他拿出妻子准备的烧饼、小咸菜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因为列车停靠的时间没有规律,老刘他们的吃饭时间总是一推再推,就是在白天也不能保证定点的吃饭时间,所以胃病也成了检车员们的职业病。

  在全国铁路战线上,像刘文兵这样的检车员有数万人,他们没有节假日,风吹日晒、雨打雪浸,每天和煤、油、锈、灰尘亲密接触,但说起各种辛苦,每名检车员都会轻描淡写地用“还行吧”三个字来形容。他们用那份执著和坚韧迎来送往着每一趟列车,每一个车辆隐患都逃不过他们那双敏锐的眼睛,在飞驰的钢铁长龙里,在叮叮当当的奏鸣曲中,承载和实现着他们的希望与梦想。

  ■文/本报记者 王薇

用户名
密  码
   
 
 
铁道知识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8043号 
刊名:《铁道知识》  主办:中国铁道学会  出版地:北京市
ISSN 1000-0372  CN 11-1372/U  邮发代号 2-166  创刊年:1980
E世博 金宝博 888真人